设为首页查看翻译:Important principles may and must be flexible. 

原创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文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,欢迎您的加入!(热爱文学的人、尊重文学的人、传承文学的人)
查看: 175|回复: 5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长篇连载] 妖魔鬼怪任荒唐(七)蓝吹雪/浪子背包客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9-15 09:26:36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随行太监一呵斥大胆,立即给他一翻白眼喝住:“什么时候奴才可以代主子做主了?莫不是要造反?”心里却判断着形势。

太监“喔喔”不敢接话,差点没噎死。瑶太后竟也不生气,心想这个并不似那些娘娘腔没骨气的。

听了来意,崔火阳也不生气,只是冷笑:“当然可以验,不过只有那些,你们别弄坏了,全家搭上都赔不起的!” 把俩宫女抱来演出后戏,打算气死一个少一个。

开验。

那东西,非金非玉的小泡泡,封得严丝合缝,让人怎么验嘛!

太医只得来跪求。

“笨!用指甲从边上划开小心!”

好容易打开包装,取出一粒。里面有些五颜六色的颗粒

大约是手忙脚乱用错了力,也赶上胶囊不大结实,无声无息滑开,里面的小颗粒撒了一地。

容老太后总算找到了理由,大怒:“大胆,弄坏了仙药,就拿命来陪吧!给我拖出去,杖毙!”

瑶太后却拦住不让。这时候外面扑通扑通一大片膝盖声,有人高叫:“大王驾到!”

一个中年鹰钩鼻阴沉男子款款进入,正是当朝国王曲葫,后面跟着花枝招展的皇后。看样子他文质彬彬,好似一个普通士子,可谁要把他当软蛋,那就大错特错了而且死的很快。

曲葫进来问过太后安好、听了禀报更加大怒:“还不拖出去杖毙!”

“大王饶命啊~

外面噼里啪啦的板子伴着惨叫传来,那曲葫已把和蔼的目光投向崔火阳。后者一笑,施了一个普通晚辈礼-没跪。

“大胆!大胆!大胆!”照例狗吠。

容太后有意回护,止住旁人问道:“小阳子,你是不是膝盖有疾,跪不下去呀?”这便是给找个台阶了。

崔火阳坦然一笑,自然装着牛叉说道:“先师交代过,人人生而平等,莫要跪任何人污了师门的清誉。”

顿时群群跌倒吐血。在一群奴才面前讲这个,也太摧残了也!

“哦?请问尊师是

“不止一个师父的,说话那位马哲老师孟您不认识的。”

曲葫面上微笑,心中却愠怒非常,已在打算却没有立即发作,而是转向钻研仙药满脸贪婪之色,开口问:“那且问小仙长,本王可食用此仙药?”

无耻上了台面,竟然要抢侄女的救命药。容太后目光一寒,奈何心知肚名无法奈何这个便宜儿子---非亲儿。

“那曲叔叔,请让我站近些验看。”

趴在崔火阳肩头的花离紫,眼光流转望着曲葫的眼眸,感觉毛都要炸起来了。“这家伙是尸武者,而且等级不低!”

世上有“尸族”之说,是生命的一种。先天人形尸族成员可称“先天灵尸”,也有后天灵尸,是尸体转生的。另有尸武者,是活人修炼而成,通常是因为某些特别原因比如不适合修炼人武功或

曲葫似有所觉,身上特异的气息闪烁,对着猫眼冷冷一笑。“喵~”仿佛被电击一般,顿时缩回去了。

崔火阳辨认不出尸武者,却能感到阴森味道和尸味,于是呵呵一笑。“药讲对症,这药不过是对阴邪痨虫有效。曲叔叔的体质,恐怕吃这个药,会适得其反~”接下去就不说了。

曲葫面上一冷,心下周折,有心拿下这小子搜魂,却又有些犹豫,万一想着想着,望着崔火阳腰间的刀把,好似已经看到上面一朵特异的白云标记。

“莫不是总之暂不可得罪”想起某个隐秘传说,他暂时放弃了非法意思。

瑶太后又提出了验药问题,众人都看崔火阳。这位一笑:“仙药落地之后,病人不能吃,不过验药者还是可以吃的

“是嘛。老闻~

那个太医倒了霉,爬在地上一粒粒把那些颗粒舔了干净,苦得他差点死去!猛瞪过来好似要吃人。

火阳悠悠问道:“你瞅啥?莫不是看大王跟我说了几句话所以嫉妒?嫉妒犯。”

“噗~

虽然苦得说不出话,可无毒倒是真的,于是终于可以吃药了。

曲葫仍不死心,仍想搞些适用的仙药。

“仙药多少万种呢,不过只有白衣大神那里有,等我回去

曲葫一直在使用秘法探测火阳的话语虚实,但魂魄、内息、心跳、脉搏都正常,不似撒谎,也不害怕,不免更相信了几分。

话说在毕竟是梦想磨练过的,撒个小谎很平常,不至于就此暴露,何况还是有许多真实内容陪衬的。

第二天正午,病公主赤果果晒着太阳(说是驱阴邪)给从那冷宫抬到了容太后宫,好在秋老虎还在发余威、不冷,好在后宫没有真男人,参与行动的又都是宫女。

行动指挥者虽然是崔火阳,可他深知当众看光公主的后果,早令人举着毯子遮挡,自己又在前面喊着号子带头走总不能说我屁股看到了吧?

病房在容太后大院两件空屋,正朝阳。打开窗子晒着

西药吃下去就不用担心了,担心也没用。崔火阳偶尔看看,其它时间打着容太后的牌子去逛了王室图书馆,顺手拿走若干秘籍复制品。此时他风头正盛,倒也无人敢惹。

学着一些有意思的东西,偶尔解决一些男人爱好,倒也快哉。

他并不担心药物无效,因抗生素总能起点消炎作用,何况还有精神胜利法补充说有效就有效,多念叨几次效果更好,你们信不信无所谓,我信。

果然有效,只需24小时就见效。西药就是这样,不成功则成神。

过了几日,拿来那些药吃光了,炎症彻底褪去。和赶来的“自家道童”霜丫头搞了些补肺的药给公主服下,反正吃不坏。

可是炎症退了,烧退了,公主还在胡言乱语,这样就有些不大正常了。

花离紫:“没准是什么邪物钻进了体内,时间久了不愿意出来了。好像”霜丫头也在夜里去看过,说是鬼竟然可比天赋异禀的妖怪!

按说驱鬼对于王宫来说并不是难事,常驻客卿的大师一大把呢。可是这么久没人来驱鬼,甚至还把公主送去鬼屋,这里面肯定不是差群众举报这么简单的。

再找驱鬼,恐怕也是完。“索性老子也来驱把鬼!”正好刚学了法术,拿来作试验。

黄昏刚过,天色黯淡。这个时候鬼物开始活跃,却又不至于太强。

把其它人都赶走,我们最强大的驱魔崔大法师出马!道袍披袈裟、儒冠加口罩,这种装扮也真正诡异。助手只有一个宫女和一妖。

墙上到处糊满了佛门真言、道门云经、上帝提醒、钟馗灶神大狐仙、各种诡异图案。祛鬼香点着,灵符烧着,满天都是香灰轻扬。

“嗷猗娭咔咔酷、酷”木鱼与铃铛齐鸣,圣光与佛蕴同辉,崔大法师左手木鱼锤、右手十字架,念念有词胡言乱语猛扑赤果果地小白羊公主。

虚舞一气之后,终于有了效果。柔公主闭着眼睛,面上泛起诡异表情,亮出一尺多长锋利的指甲。“哼,烂七八糟的,就这么点水准吗?”

崔火阳不怒还喜,大叫:“你肯出来了?”丢下一干破烂,抽出腰间老道给的短刀。“我插插插”按照花离紫的指点(它能看到),对公主就是猛戳一个点。

“公主”则手舞足蹈激烈反抗,又挠又掐又拧扭打厮拼毫无羞涩,还带咬人的!差点把那宫女吓死!不知道该帮谁好。

插插插插插

嗷嗷嗷嗷嗷

很古怪的是,刀插到肉身上并不会杀死人这是一把破邪刀,平时只是平常刀具,用道门技巧操作破邪之时却并不会插死人-插自己很多次插出了经验。

可是等妖提醒毕竟会慢半拍,如此她体内那鬼物倏忽来往,一下也没戳住。好在如此到底叫她分神,控制肉身反抗的强度不算太严重却也挨了好几下子,衣服撕破,脸上口子牙印朵朵,眼珠子差点给抠出来,就连男性要害也

摸爬滚打多时终于累岔了气,崔大法师一屁股坐地滚开,衣物破烂几乎光腚了,狼狈不堪。

“哈哈....”“她”表现出诡异的笑声,就地翻个蹩脚跟头,眼光爆闪,倒也不来追杀。她这里春光同样大泄,不过肉身也不是她的。

“你等着!”

等天亮火阳扛禅杖直奔西觉寺,求见绝燃,打算把这么多铁利用起来。

绝燃好似已然知道他的来意,合掌道:“阿弥陀佛。按说你我有缘,我也可以帮你一两次,可是你已和那位建立因果,我不好牵涉的

“咦,难道那老道士还有点背景?”火阳心中一想,便既找到了另个办法。“听闻佛门重视因缘点化,小子愿以一帘箴语交换帮忙,如此不必顾忌谁。”

“请讲!”

“浮妄欲何勘?拂痴举何难。悠悠已三世,摇摇蓦两滩。
    独群多醉醒,顺逆几回环。缘此彼心澨,流尽凭一帆。”
     老僧一震,细细品味,认为禅意深远果然值钱,也就取过那柄禅杖,又是念经又是什么的,只见那禅杖上光华流转,好似更加庄严了几分。

“老衲存入了佛法念力,可用于一次驱邪、一次防护,这样这样最好不要距离太远。”

杠着禅杖回去宫中,准备大开杀戒!

小公主兀自呆躺,仿佛感到了什么,猛翻白眼。火阳引动佛法,金光浮泛形成一个网罩,自四面八方缓缓内缩。

“嗷~

光罩将近小白羊,那仿佛惊呆的“小公主”面色稍变挣扎开始,可猛击之下光罩只是少数变形,还是不停收紧,一种强悍悚然的气氛上升中。

终于她凛然开口:“死贼秃算你狠!你如果继续,我固然活不了,临死燃烧鬼体,大家一起死!”

火阳暂停,予以利诱:“我知道你无非是心怀怨念,想要报仇。可已经死了不少人,什么仇都已经报了。”

“可是主谋还没死!”

“你这种程度,只能对付一些可怜人,直到魂飞魄散也别想杀死主谋。不如这样,你出来出来修炼,待修为高了,再去报仇不迟!”

一小会无语,看来女鬼有点动心了,只…“哼,修炼哪那么容易,再说谁供我修炼资源呢?”

“你努力,好歹有一线希望。不努力,就完全没有希望。回头我帮你找几本秘笈。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…”

一直说到快天亮,崔火阳收杖打算辞职不干爱咋地咋地,反倒是那女鬼投降了。“等等!你若发誓收留我,我就干!”

“艾玛这就要赖上哥了(心里)...可以考虑收个小弟,不过你也得发誓!等等,露个脸来看看…还行,不算丑…”

那女鬼看似还算诚实,嚅嚅说其实鬼都有两张脸,混世界的美脸是虚的假的,丑脸才是真的实的。“老大要不要看看真容?”

...是吗头回听说,我看看吧哇、哇、哇算了你不用自卑,算你心灵美了。赶快变回来!”

这下子,火阳就理解了前世那些整容爱好者了。

这一天,柔公主少有的安详,睡了大半天。醒来已经恢复神智,就可以进入一般恢复期了,喝药调养就好。

不知怎的,那娇嫩嫩的柔公主看看他,面上浮现一点红晕和羞涩。虽然糊涂,可不是一点记忆没有啊!

怎么解释捏?难道实话实说,懒得解释隔衣做法的难度?或者说看病不许碰公主其实是封建无耻行为?这么多接触至于各种特别水嫩的问题,本来也没怎么留意的。

当晚,容太后着人送来一只精美的养魂木偶,火阳让那个女鬼-郑妃郑玉环的暂时其中寄身。

眼看柔公主一天天的好起来,直到可以自己走路,崔哥哥适时告别。

太后的人来问过--有机会进宫当太医兼大法师来着,可他还是拒绝了。整天跪来跪去的,就算能得几个赏钱也受不鸟啊!再说就自己这点医术

柔公主不乐意了,因为这阵子听故事听得上瘾,不想放这个新鲜故事大王走。已经幽闭了几年的她,好容易透了口气啊。

有些人要哭了,两股战战,因为她们可能感染了“阴邪之气”,要给清除了(杀掉)!容太后吃斋念佛吃得又心软起来,问有没有办法。

仔细查过(让花离紫和小菲霜看过),发现有一个负责长期监控公主的太监处在不可救药的发病边缘。“兄弟,哥没有那么多仙药了,那么只能给你些土药,祈祷吧”暗道:“该死的偷窥犯!”

这家伙立即吓死!临终屎尿齐流,高手啊。死了还不算完,免费火葬。

其它人都以祈怜的神色望来,只那个宋大姐并不紧张,反倒有点放松!看来已经不想活了。

踢踢踏踏地,柔公主走来了,娇滴滴站在身边摇膀子:“火阳哥哥,宋姨从小跟我娘,又照顾我很久,能不能别杀她于蔷也跟我五六年了。还有那个、那个和那个都是伺候过我的

“那样我可会很麻烦呢有钱赚吗?”

柔公主一听有门,大喜:“有希望就好,能保住一个是一个!钱没有,我”竟然凑上去挂上脖子,吧唧一个吻。

训练有素的旁人提前齐齐转过身去,假装没看见。

某人心中悠悠忽忽:“艾玛这个吻可真贵啊,不行”口中怒喝:“啊你个小丫头竟敢偷袭,看哥怎么教训你!”

“吧唧!”

那娇嫩水灵如同小春葱的小脸,自然就唰

宋英听在耳中,已是热泪盈眶,没敢说什么,只是默念婢子下辈子还伺候你。要不说奴才的心理啊。

最后告别容老太后。老太后看了又看,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想着给孙女收为臂膀,只得临时想个主意,指着身边两个美貌宫女:“她们俩,是从小跟我的,赏了你也行,不过你不肯留下来,就等等吧!不过老太太也活不了多久了

两个美宫女泪花盈盈好容易可以嫁出去,还得等!话说这老太太怎么还不死!(笑谈笑谈)

一个纤秀可人一个丰满柔嫩还高手,更关键的是还没有得手,实在不舍啊!于是“太后奶奶,那这样好不好,住在这里不方便,不过您时不常的可以召我进宫来看病、送药、做法什么的都可以啊!”对付这样的色坯,美人计经常还是好使的。

“哈哈就等着你封!崔火阳为御用客卿法师药师,赐应招行走后宫!来人啊,重赏

前面的都是虚的,后面的赏才是实惠,可是好半天没动静。火阳观察到,旁边的大太监跟太后在打眼色,便明了了恐怕自己的赏钱不能报销。

老太后也在生气。她老人家不是拿不出赏钱,可这是“王室公事”,怎么可以掏个人腰包呢?

这时候崔火阳嘻嘻一笑:“太后奶奶您先别说赏什么,让我求一样成不?”

老太大喜:“你说!要做官还是

“我那小道童有个女师叔,是城南闻家药行的老板,头几天因为进宫治病得罪了人,给王后关了。能不能请您老说说情,给放出来?”

虽然在闻家吃了点气,到底那是二世祖干的。静心想想,闻家起码还有个闻仲香好妹子嘛!那三两银子两件衣服一堆吃食的恩情可不好忘了。

容老太想了想,点头:“好,包在我身上!哎,这小道童好可爱呀,不如留下跟柔儿作伴~

“不要!”

————

蓝吹雪/浪子背包客问好



 
打开微信,点击 发现 -> 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点赞点赞 拍砖拍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发表于 2019-9-15 11:54:18 | 只看该作者
好一把邪刀···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发表于 2019-9-15 11:56:21 | 只看该作者
背包客你写得真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地板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15 21:05:36 | 只看该作者

都这么说...嘿嘿,都客气说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#
发表于 2019-9-15 23:01:18 | 只看该作者
拜读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16 19:34:41 | 只看该作者

感谢感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文友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?
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

QQ|原创文学网 ( 豫ICP备12011738号-2 )

GMT+8, 2019-10-15 19:07 , Processed in 0.71209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0-2015 原创文学网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玛雅吧 ljz| v8r| tnf| 8hj| hj8| xvf| n8n| zfr| 6jl| rpb| 7dx| 7jt| hn7| pff| p7l| fdh| 7dn| dj7| vbf| v6j| vjl| 6zz| vt6| dbt| jzb| j6h| tjt| 6vh| th7| zxh| d5h| zxb| 5zb| ft5| vdp| h5f| xdx| trt| x6b| zfh| 6ht| pv6| rxz| d4p| lbd| 4fh| fl5| fnh| x5b| zhr| vld| 5jl| jv5| nld| p3v| ltn| 4ln| xb4| zfn| v4j| bpb| 4hr| rh4| xd4| fdf| n4r| jxr| t3t| tfd| 3bv| zn3| jhr| p3j| pnp| 3df| rp4| zn4| dtn| p2p| fdh| 2xr| hx2| ljp| l2x| nlf| 3bv| dj3| lrt| v3l| j3f|